周至教区司竹天主堂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澄清对天主教的误解
 
澄清对天主教的误解
作者: webmaster (站长) 时间: 2010-08-01 18:26:46 | [回复] [发表] [<<] [>>]

                                                            澄清对天主教的误解                            
    一、天主教反对科学吗?
    天主教不反对科学,反而鼓励科学研究。因为宗教与科学不相矛盾。
    1、如果宗教与科学相矛盾,则信教人越来越多的国家,其科学就会越来越不发达。反之,大力提倡无神主义的国家,其科学就会大力发展,科学成就必是世界领先的。但事实如何呢?你可以了解一下世界形势,听一听,看一看,到底最发达、最先进的科学技术,是出现在无神主义国家呢?还是出现于宗教信仰真正自由的国家?有科学和历史知识的人不难回答这个问题。
    2、如果宗教与科学矛盾,科学家便不会相信宗教,信宗教的人也就不会成为科学家。但是多数科学家相信神的存在,且信教甚笃。例如:牛顿、伏特、安培、欧姆、法拉第、焦耳、爱迪生、拉马克、达尔文等等。
    法国以为作家爱弥安(Eymien)对432位科学家进行了调查。其中367位有宗教信仰。占总数的85%。德国史学家戴乃特(Dennert)统计了365位科学家,其中只有两名不信神,3%对宗教没有表示,其他95%都有宗教信仰。这就是事实的证明,宗教不但不反对科学,反而与科学相辅相成。
    二、布鲁诺问题。
    1957年《科学大众》杂志二月号上刊登了一篇纪念布鲁诺的文章,题目是《火刑》,文章说他大大发展了哥白尼的学说,却遭到了教会无情的镇压和迫害,最后把他送上了火刑架。而他又多么坚贞不屈,为科学、为真理贡献出了自己的生命等。结论是教会阻碍了科学的进步。
    此文一出,一唱百和,各类报刊杂志,学校课本,所有有关科学、哲学、历史等书籍都引用或刊登类似的文字来斥责教会。
    历史是客观的。1991年4月知识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天文学家专著《当代国外天文学哲学》。该书第五部分有蒂普勒著的《地外智慧生物概念简史》一篇长文(260-278页,译自Quart J.Roy Astr soc),文中对布鲁诺的评价是这样说的:“人们通常认为,布鲁诺是科学的殉道者,然而,他为哥白尼辩护不是出于科学的理由,而是出于宗教的原因。实际上他轻视哥白尼的严密数学逻辑推理,而仅仅是热衷于用哥白尼的学说去攻击基督教的某些基本信条,他否定基督教的历史观点。布鲁诺被判处死刑,是由于他对基督教进行了令人难以理解的攻击,而不是由于他信奉世界多元性或为哥白尼进行辩护。布鲁诺远远不是科学的殉道者,而实际上是损害了科学。”
    文章接着说:“开普勒和伽利略是哥白尼日心革命时期的两位重要的先驱者,他们实际上反对布鲁诺所提倡的可居世界的多元性的思想。”《火刑》以及无数效尤的文章,都极力吹捧布鲁诺大大发展了哥白尼的学说。究竟他有什么创见呢?充其量不外有两点:一是“他非常大声的提出,在别的行星上也有生物,甚至有像人一样有智慧、会思索、按理性生活的动物。”另一个是“在他面前是无边无际的,广阔的空间,世界是没有尽头的。”这 第一个学说早已被证明是荒谬的,后一学说也毫无科学根据。人们挖空心思只能找出布鲁诺的这点“科学成就”,怎么也看不出他有什么发展或推进了哥白尼的学说。相反,他轻视哥白尼的严密数学推理,“并且损害了科学。”他引用哥白尼的学说,单是用来攻击天主教的信条。当时,各国法庭都定了严厉法律来对付教义上的异端分子。法庭起初对布鲁诺很宽松,只是把他从意大利驱逐出去。但他回来后仍然坚持反天主教的立场,法庭仍没有严厉制裁而是等待了他七年,每星期一神父去劝导他。但布鲁诺一味顽固下去,最后终于被法庭判处火刑。
    如果你以为前面的文章是翻译过来的,那么请你看看我国出版的相当有权威的《辞海》(中华书局1948年版)中国是怎么说的:“白鲁诺(即布鲁诺):意大利哲学家,幼入黑僧袍派,受宗教教育;每凭己意指摘教理,遂被逐。周游法英德诸国,讲演于诸大学间;回国后,复以诋教会受火刑死。氏信哥白尼之地动说,主张泛神论,故与罗马教会不相容。”
    为了进一步了解布鲁诺的死因,这里再引证一本科学性很强的历史书。1966年出版的德国杜宾根大学教授比尔梅耶博士著的《教会史》中关于布鲁诺写道:
    “离开多明我会的诺拉的布鲁诺(1548-1600)主张哲学完全独立于教会的权力,他拒不承认‘道成肉身’和一些别的信条,并宣传一种自然主义的泛神论。他用一种亵渎的诗句和诽谤的言论攻击神职界和教会体制,因此引起了公愤。最后落到最可悲的众人唾弃的下场。他被监禁七年,自始至终固执己见,终于1600年2月17日作为异端分子被烧死。”
    至于教会对破坏分子施以火刑是否违背情理或太严厉则是另一问题。我们知道社会是不断进步的,古代的思想和生活方式与现在的大不相同。用今天的眼光去评判古人的行为是不合辨证法的。具体来说,这里有两点应该注意:一是古代世界各国的刑罚,以今天的眼光看,都是较残忍的。就拿我们中国来说,除了五刑之外,还有砍脚、腰斩、车裂以及刀剐凌迟等等酷刑。欧洲虽以烧死为最残酷,但较我国的凌迟就显得轻多了。二是中古时的欧洲是一种政教合一的社会。扰乱教会就是扰乱整个国家和社会。倡导邪说,造谣诽谤,都构成破坏社会秩序之罪。前面说布鲁诺用秽词恶毒诽谤神职和教会体制,引起了公愤,被众人唾弃,足见对社会危害之大,因此受到惩处。在中国这样的实例多的是,而且有礼法可循,《礼记:王制》上说:“析方破律,乱名改作,执左道以乱政,杀。”布鲁诺正式执左道乱政而被杀的。
    三、有人说天文学家哥白尼的日心说,动摇了天主教的神学基础。
    我们说,这是对教会的误解与诽谤,实际上,哥白尼是位神父,对天主教会忠心耿耿,当马丁路德在德国反对天主教时哥白尼挺身而出,维护天主教,要求到德国跟马丁路德当众辩论。路德没敢接受这个挑战。
    地心说或日心说并未妨碍天主教的教义。天主教的教义只是告诉人们:宇宙是天主造的,宇宙中的规律是天主安排的。太阳和地球都是来自天主。至于谁绕着谁转。那是科学研究的问题。不属于神学的范围,天主教的教义从来没讲过这个问题。
    在哥白尼的“日心说”出现以前,人们都主张“地心说”。连亚里斯多德和托勒密也主张此说。经过长期研究,哥白尼发现地心说错误了,在1530年左右哥白尼为了叙述他的研究成果,写了一篇论文。教皇克来孟七世表示赞许,并要求他把全文发表。一直到了1540年,哥白尼才答应这一要求(科学史174页)。可在攻击教会的教科书上,事实并不是这样叙述的,他们说教皇反对哥白尼的学说。由于碍不着天主教的教义,在60年内并未受到教会法庭的干涉。
    四、伽利略案件。
    哥白尼后几十年,意大利的伽利略发展日心说,在整个学术界引起了争端。因为当时单在意大利就有上千名教授讲亚氏哲学。伽利略对他们的贬低,深深损伤了这些教授的自尊心。于是大家联合起来,认真对待伽利略。
    伽利略证明日心说的证据,比哥白尼严密得多,很难驳倒,那些主张地心说的教授们引用圣经的一句话来帮助自己。圣经记载:以色列人跟外族打仗,胜利在望,但日已西沉,若苏厄向太阳说:你停住,不要下落了。等我们把仗打完你再落下,太阳果真停在了那里,等他们把敌人消灭,才落下地平线去。
    哲学教授们让伽利略解释,这段圣经是主张地心说,还是日心说?
    这是一个陷阱,因为当时马丁路德等人的新教刚跟天主教分开,他们主张人人可以私自解释圣经。当时的宗教法庭一方面为了对新教批评天主教“曲解”圣经进行辩护。一方面也为了防止新教的传入或产生新的宗教,严禁非神学家讲解圣经。可惜,伽利略忽视了这一禁令。他毅然以一个普通教徒的身份开始讲解圣经。他说:“若苏厄的话,只是一个习惯的说法,并没有主张地心说。今天的人,还是那样的说法,比如:日落西山了,太阳升起来了。人们这种说法,一点没有主张地心说的意思!”
    公平地说,伽利略说得很对。但是,当时普通教徒是不许这样做的。哲学教授们向宗教法庭控告他私解圣经,于是他被警告,不许再私下讲解圣经。
    “伽利略理直气壮,并没有遵守法庭的禁令。哲学教授们又控告了他,法庭派人把他从病床上拉走。一直到1616年禁止伽利略随便发表言论。”(m.c丹皮尔《科学史》175页)。从此,“日心说”只可以作为假说来讲解。《天体运行》禁止的命令由红衣主教下达,但没有得到教皇的批准。1757年这个禁令被取消(《科学史》175页)。
    1992年10月31日,教廷恢复了伽利略的名义,正式承认当年对伽利略日心说的批判是错误的。事实上教会很久已经承认了这个错误。1741年教宗本笃十四世就给《伽利略全集》的第一版发了出版许可证。1822年经教宗比约七世批准的一个宗教法庭正式声明:“地球转动的学说不违反圣经。”
    其实,在当年的判决书上,十位枢机中就有三位拒绝签字。
    1992年10月31日,宗座文化委员会主任布巴枢机称,为伽利略正名不是要对一桩旧案重新再审。而是要对当时的历史背景进行一次客观公正的反思。他在报告中,并不攻击制造这个诉讼的任何角色。因为天文学家的知识当时尚处于过渡阶段,他们把对圣经的诠释和宇宙的假设混为一谈,他们的行动出于真诚善意,但好心做了坏事。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网址: http://10000067214.8.sunbo.com 地址:陕西省周至县司竹乡北司竹村天主堂 电话:029-85152687 邮编:710411 Email:509887371@qq.com 堂区乐队:13572807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