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至教区司竹天主堂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安乐死”真的安乐吗?
 
“安乐死”真的安乐吗?
作者: 张泽神父 时间: 2009-01-11 13:24:44 | [回复] [发表] [<<] [>>]
    1997年7月25日的《北京晚报》刊登了一篇文章,作者记述他去看望一个处于濒死的患癌症的朋友,见到那位朋友“多么不愿意离开人世”;而他呢,“既不愿意他离开我们,也不愿意他受折磨。”当此光景,是不是可以提出安乐死的问题呢?这里作者发表了他的一个不同一般的意见,他说:“如果我处于这种情况,我会选择安乐死。但问题的关键是,一定要安乐。”
    这真是一个左右逢源的近乎诡辩的说法,那就是说,如果得不到安乐,他还是不愿意死的。关键的关键问题是,面临的死亡,如何和从哪里给他送来安乐呢?如果认识不到死亡有更高深的意义,我想他死得既不会安也不会乐。
    贪生怕死,是一般人的共识,无故谁也不会求死。死亡本身并无快乐可言,按常理说,根本没有什么安乐死。“安乐死”(euthanasia)这个词,就像过去给难望的海角起了个“好望角”,给很不太平的大洋起了个“太平洋”一样,取自鼓励和安抚人去冒险的悖论。愿意接受安乐死的人,无一例外,都是为了解脱现时不能忍受的肉体或精神痛苦而已。动机是消极的,毫无积极意义可言,这和自杀基本是相同的。所以现在有人把实行安乐死叫做“慈悲杀害”(Mercy  Killing).
    关于“安乐死”这种行为是否违反人道主义的问题,曾引起激烈的辩论。反对者认为,如果实行起来,后果不堪设想。施行安乐死的人,是认为他已经没有治愈的希望了。但判断病人是否还有希望,却是掌握在医生手里。然而医生的判断也不是绝对可靠的。如果医生判断错误岂不等于直接杀人了吗?只此一端就不能容许施行人工的安乐死。
    当然我们也不愿意病人受折磨,就尽力减轻病人的痛苦。当今科学的进步,一定能在减轻病痛方面想出有效的办法。因此无须急急忙忙地订出允许安乐死的立法。不但如此,我们还有更高级的疗法,:精神安慰法。如果能使病人得到安慰,肉体的痛苦自会减轻的;再如果能使痛人明了受苦的意义,甚至可以变苦为乐,岂不闻“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吗?
    更有进者,据最近科学研究表明,寻求安乐死的病人大多不是由于无法忍受痛苦而是因为心理上的因素,而且多是出于精神上的抑郁所致。如果能解除病人的抑郁和苦闷则基本上安乐死就无用武之地了。
    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安乐死呢?有的。但不是现代医疗上所谓的安乐死。真正的安乐死是有着高尚深远的目的,而把死作为一种必要的手段而非目的,甚至求死。所谓“慷慨就义”就是一种安乐死。文天祥《正气歌》中有:“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爱国志士如瞿式耜、谭嗣同等,都是以一己的生命换取民族的尊荣,死得其所。这正是孔孟所说的“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英豪行为,与逃脱苦难而采取的“安乐死”和自杀是大相径庭,大异其趣的。
    抱有永生生信念的天主教中的烈士们更是视死如归,据美国《了解天主教信仰》一书记载:1936年7月,西班牙内战爆发,有四十位加辣会的神父被共和军送上卡车去处死。他们唱着圣歌,并喊着“基督君王万岁”的口号前进,这时一个穿着普通俗人服装的年轻人拦住其中的一辆卡车,声称自己愿意和他们一起去受死。原来他也是神父。来到刑场,一个带枪的兵卒指着一位穿会衣的神父说:“就因为你穿这样的服装,我们就打死你。”这位神父答说:“正因为我们穿了这样的衣服,我们才乐意死去。”
    1941年7月间,纳粹军在奥斯威威辛集中营因一人逃跑,用拈阄的方式决定把一名波兰士兵处死。这人吓得魂不附体,跪下求饶,并说家有妻小,需他照顾。但铁石心肠的纳粹军毫不宽贷,这时一位年轻的波兰神父出来声称自愿代他受死,果然遭到杀害。这位就是新列圣品的高尔比神父。他乐于以自己的死就活一个人。
    孟子曾说过一句很有意义的话:“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告子下)。这很有些宗教意味,这和天主教道理“以世苦换天福”是很相仿的。天主教看待待死亡不是生命的结束,而是进入永生的门径,因而乐意接受死亡是顺理成章的。许多纯正的教徒就是这样死于安乐的。他们绝不会因怕惧受苦而采用医疗上的“安乐死”。这样的“安乐死”是卑怯的,而他们的安乐死是真诚的、崇高的、有价值的!

--
◆ From: 222.82.236.*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网址: http://10000067214.8.sunbo.com 地址:陕西省周至县司竹乡北司竹村天主堂 电话:029-85152687 邮编:710411 Email:509887371@qq.com 堂区乐队:13572807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