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至教区司竹天主堂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科学、宗教与人生
 
科学、宗教与人生
作者: 时间: 2009-03-19 21:22:53 | [回复] [发表] [<<] [>>]
    四、科学、宗教与人生
   这是一个科学的时代,有人认为科学进步以后,宗教迟早要被淘汰的。也有人认为如果一个人研究科学,他就绝对不可能信仰宗教。其实这是一种错误的观念。在十九世纪的人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到了二十世纪,高深的科学理论与概念,反而更接近宗教的边缘了。事实上,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科学日新月异,宗教仍是人们不可或缺的重要的精神因素。科学虽然迈进,却还没有一些能够解开宇宙与人生之谜的迹象。许多科学界的巨人都承认宇宙的背后一定有一位全能的神。当他们研究科学的时候,科学反而帮助他们认识天主。史达约坦博士(David  Starr  Jordan)说得好:“如果我们加以深刻的思想,那么我们岂不要被科学所迫而相信天主么?”所以有人说,凡大科学家都相信有神。今天许多著名的科学家都告诉我们,科学家的发现愈多,对天主的信仰也就更为坚定。科学与宗教之间的误会与冲突,其实已成过去。但可惜在一知半解的人中间,还有不少人经为相信宗教就是落伍,标榜科学就是摩登。这些人却不知道自己正染上了流行性的时代症,莫明其妙的人云亦云,不过是自鸣时髦而已。
(一)科学与宗教并不冲突
    科学的尽头,就是宗教的开始。科学是研究物质的,是形而下的。它的目的固然是研究真理,但偏于知识与理论。宗教是维系心灵的,是形而上的,它的目的同样是为研究真理,但侧重生命与经验。科学所研究的对象是“已见的”,它在有限的时间,和有限的空间,研究有限的事实;宗教的对象是“看不见的”,它在无限的时间,和无限的空间,研究无限的事实。“看得见的是暂时的,看不见的是永远的。”(格后4:18)。科学是计算的、分析的,数量的(Quantitative  Approach  to  Reality),而宗教是估价的,综合的,品质的(Qualitative).例如:科学对于一个“人”的研究,总是客观的,把“人”看作一具标本,来分析、解剖,测验这“人”的一切。但“人”之所以为“人”,在其人格与品性,故宗教对“人”的研究与科学的方法不同。宗教把“人”视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就其生命的总和,来合理的评定一个“人”的真实价值。或者说得再浅近一点,好比:一个人要认识他的爱人,不但可以从科学的方法来看他爱人的身高、体重、头发、肤色……等等。但科学的方法决不是认识爱人的唯一途径,一个人要认识自己的爱人,他还须要观察她的品德、灵性、思想、习惯,并需要加上信任与互爱,才能真正了解对方。因此,科学有科学的方法与观点,宗教又有宗教的方法与观点。两者各有各的贡献。
    科学注重实验,宗教注重信仰。科学研究物质、外表;宗教重视灵性、道德。科学是研究自然的,它以“我与它”(I-It)的关系,叙述自然界的现象与其有关之种种自然定律;但宗教是超乎自然的,它由“我与你”(I-Thou)的关系,解释自然之谜与一切自然现象定律的主要原因。科学家汤姆生曾说:“科学的责任是叙述(Describes)宇宙,而宗教乃是解释(Explsins)宇宙”。例如:牛顿发现万有引力,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但他们都不能说明“为什么”会有万有引力,“为什么”会有相对论的原因。又如科学家告诉我们说,物质是由分子组成的,分子是由原子组成的,而原子本身好象太阳系一样严密,中间有原子核,外圈有电子,电子数目之多寡随原子的种类而易其数。每一个原子蕴含极大的能量故分裂原子的组织时就发出极大的原子能来;因此,到今天科学家认为物质最后的组成还是能量。但没有科学家能解释这能量是从哪里来的。也没有科学家能解释为什么这些原子各有这样奇妙的组织。也不知道谁叫这些原子如此组织的。
    科学要答复的问题是“怎么样?”如:细胞在身体里怎样工作?超音速的飞机怎样设计?宗教要答复和问题是“为什么?”如:人是为什么创造的?我为什么应当说真话?…… 科学分析事物、人、动物的行为是怎样的,它不问这行为是好是坏。但宗教却是要问这种问题。所以有人说,科学只研究“什么”(What)这个问题,而宗教才研究“为什么”(Why)的问题。科学家虽然也解释Why,但决不能解释Why的第一个原因(First Cause)。总之,科学与宗教的领域互异,范畴不同,两者之间是不应当发生什么冲突的。
(二)迷信科学之危险
    许多人对于科学与宗教的认识不足,迷信科学、崇拜科学、以为科学万能(所谓的科学主义)、科学可以代替宗教、有了进步的科学,难道还需要落伍的宗教吗?这实在是一个悲剧!
    科学固然对于人类有它的贡献,但科学只能满足人类物质的享受,解决今生肉体方面的问题,却不能满足人类精神、灵性的需要,与解决来世永生的问题。迷信科学的人,把人生只看作衣食住行的解决。他们以为宗教是没有价值的。他们只看见科学,只承认物质的价值,只注重物质的享受,以满足人生之欲望;那么,人与禽兽还有什么差别呢?人只要科学,蔑视宗教的结果,就是使人物欲横流,道德沦丧!人类的知识比从前进步,科学比从前发达,但事实上,人类反而罪恶愈多,堕落愈深。探其原因,也无非是因为人们都专注于物质的享受,忽略了精神、道德方面的建设所致。所以人心向恶,腐化堕落,社会阴暗,文明之世一步一步走向混乱毁灭之途。
    事实上,科学并不是万能的。科学固然有它的地位,但绝不能如迷信科学者所说,以为科学可以代替宗教。魏佛华伦(Warren Weaver)是美国科学促进会会长,他在一九五四年的一次演说中说:“与一般的观念惊骇的相反,科学从来不是秋毫不爽而百分之百准确的。它不过是接近准确而已……甚至在一项最简单的科学实验中,例如金属棒的长度,任何科学过程都无法量出它‘真正’的长度……  有思想的科学家也许会说,他甚至不知道‘真’字在科学中的意义……  科学家的理论总是依靠在近似性上面。百分之百的精确是没有的,而且恐怕永远不会见之于现实…… 所以科学在绝对意义方面来说,就不能真正地解决真理的问题”。
    有人用一个比方说,单从房屋里去发现工程师是不可能的。房屋是工程师所设计建筑的,但房屋不是工程师,工程师也不是房屋。同样,这个宇宙是天主所造的,但宇宙不是天主,天主也不是宇宙,把宇宙中所有的物质都加以分析,也不能发现天主”。根据此理,若仅凭科学,不信宗教,则科学绝对不能解释宇宙之奥秘与人类之究竟。科学虽然研究物质,但绝对不能创造物质,或毁灭物质。科学连物质都不能创造,更谈不到科学能创造生命了。科学能制造巨型喷气机,但不能造出一只有生命的小鸟(最先进的克隆技术也得需要动物的基因)。科学能制造许多补剂,但绝不能使人类长生不老。科学可以利用原子能,但绝不能创造新的原子。科学只能使人的肉身舒坦,但不能叫人的心灵平安、人格高尚。英国物理学家丁达尔(Tyndall)说::“科学不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东西,人格的高尚,比科学更有价值”。
    难道科学真是万能的吗?有了科学真的不再需要宗教吗?绝对不是!
(三)科学需要宗教的辅助
    真正的宗教是给人类以坚强的信心,确定的盼望,与纯洁伟大的爱心。除非人类对于这些贡献,都认为不需要了,那么宗教就没有价值,可以完全取消了。如果,宗教是提高人类的精神生活,使人类远离罪恶的话,那么宗教对于人生岂能视为迷信无益的呢?其实,真正的科学帮助人在间接方面认识天主的存在,相信天地万物间,必有一位造物主;而真正的宗教乃是帮助人在直接方面认识天主,与天主相交,科学的本身也建筑在信仰上面,科学有助于信仰之坚定,故科学与宗教信仰是不会有矛盾的。并且科学与真的宗教是互助的。在目的方面,两者是完全一致的。因为科学与宗教都是追求真理,都以增进人生幸福为目的。科学研究物质的真理,宗教研究灵性的真理。科学增进人生物质生活方面的幸福,宗教增进人生灵性生活方面的幸福。科学是一种知识,宗教乃是一种信仰;人生需要知识,也一样需要信仰。人生除了衣食住行外,还有道德、心灵的部分。一个完美的人生绝对不是仅求肉身的享受舒服为己足,他还需要精神快乐,心灵平安,灵魂有永生的盼望。科学能使人肉身舒坦享受,宗教能便人获得精神心灵平安快乐,灵魂享有永生的盼望。科学与宗教两方面的目的,均为帮助人生解决人生,提高人生的价值。那么,两者之间不仅没有冲突,反而需要彼此合作,这是非常明显的了。
    又好比,一个家庭要享美满幸福的生活,不但希望家庭的物质条件好,这家庭还需要良好的宗教教育。否则家庭里父母子女不睦,婆媳相争,姑嫂不和酗酒赌博。家庭里闹得乌烟瘴气,精神痛苦。虽然科学帮助了这个家庭的外表,家俱时尚,设备豪华,但没有宗教增进他们灵性方面的幸福,则这个家庭还不是一间新颖的摩登地狱吗?科学只能加增人类物质的享受,但不能解决人生的根本问题:如人生的意义与目的,人生的本源与归宿等。唯宗教能改变人类的内心,并能增进灵性生活,解决永生问题。人生既非仅求物质与外表的解决,还需要精神内心的满足。所以要提高人生,解决人生的问题,我们既需要科学,更需要宗教了。科学不能取消精神的原则,宗教不能否认科学的价值所以两者必须相辅而行,对于人生始有真实的贡献。
    宗教不但对个人的生活有贡献,宗教还注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能使社会安定繁荣,国际和平敦睦。可是今天唯物的“科学观”使人类变成了机械工具,冷酷无情,夺去的人类中间同情友爱的生活。所以有人说,科学又好比一把刀,有利有弊,要看这刀落在谁的手中。甚至有人说,其实,科学不过是人类的仆人,宗教才是人类的主人。宗教对于科学,有发挥科学之功,防范科学之患的作用。故如科学与宗教能相辅而行,则两者对于人类的贡献,就大得无可限量了。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网址: http://10000067214.8.sunbo.com 地址:陕西省周至县司竹乡北司竹村天主堂 电话:029-85152687 邮编:710411 Email:509887371@qq.com 堂区乐队:13572807107